竹与画竹

2008-04-02 16:51:05

竹,给我们的是清凉的感觉,超然于世却又坚韧不拔,轻柔舞动的竹叶,遮蔽俗市的吵闹、抵御烈日的灼热、滤过狂舞的风,用她纤弱的身躯为我们营造脱于世、飘入仙的意境。

  竹子虽无牡丹的富丽,松柏的伟岸,桃李的娇艳,杨柳的轻盈,但它青翠欲滴,四季常青,格高韵胜,明净而深邃。竹下品茶则绿色盈盏,竹下饮酒则翠绿满怀。晋代有"竹木七贤"在竹林中清谈,唐代"竹溪六逸"隐居于徂徕山的竹海中,纵酒酣歌,谈诗论文。竹径通幽处,人在画中游,郑板板赞曰:"竹君子,石大人,千岁友,四时春"真恰如其分。

  没有哪一种植物能像竹子一样对人类文明有如此深远的影响,东坡先生一句"无竹令人俗"道出了中华文化与其他文化的迥然不同之处。

   竹入画,约始于唐。明皇、摩诘、吴道子皆喜画竹。至五代,李夫人创墨竹法,传其夜坐床头、见竹影婆娑映于窗上、乃循窗纸摹写而创此法。及宋,东坡弃前双勾着色法,枝干、叶均以水墨画,深墨为面,淡墨为背。文湖州时益兴,史称“湖州竹派”,后延元明清时代,夏昶、吴镇、柯九思等名家辈出,蔚为盛事。

    画竹,需先胸有成竹,讲其神形。如板桥画竹,他在《题画竹》中,总结自己的画竹之法:故板桥画竹,不特为竹写神,亦为竹写生,瘦劲孤高,是其神也;豪迈凌云,是其生也;依于石而不囿于石,是其节也;落于色相而不滞于梗概,是其品也。

    竹,不论是在入画笔墨里,还是在诗词字行间,都拥有不可替代的位置。正如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,竹,已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,深入世人心中。


【云鹤斋 文】
www.cdyhz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