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刻神手 离别大千世界

2007-11-17 19:25:18

微刻神手 离别大千世界

成都微刻艺术家邓克强因肺癌于1114日凌晨去世,享年62

 

 

看邓克强的每件作品,眼睛瞪得再大都没用,你的手里至少需要一部20倍以上的放大镜。他的绘画、书法,大都刻在大若指甲、细如毛发的象牙上。形神兼具,外界惊为天物。

 

这个擅长纳须弥于芥子,将大千世界浓缩成精华的老人,却不幸于1114日凌晨,因肺癌引发感染辞世。朋友们叹道,邓克强拥有的与其说是手艺,不如说是一门“绝技”来得恰当。

 

当场亮绝技“镇”了老外

 

上世纪90年代初,河北永年召开国际太极拳联谊会。杨氏太极拳第五代传人贺洪明拉上邓克强,一同前往参加。与众不同的是,这个同样习武多年的中年人,随身还携带了一些小玩意儿:微刻作品。

 

“你这些东西是不是用什么仪器弄出来的哦?”会后邓克强赠送作品时,一个老外把眼睛从放大镜上移开,满腹狐疑地望了望他,眼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。一大群人闻言,都抢过邓克强手里的微刻作品,一边把玩,一边议论。邓克强笑而不答,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刀笔、象牙等工具,“我这就刻给大家看,不过大家一定要保持安静。”大伙儿都伸长脖子,见邓克强端坐于桌前,左手执一枚指甲大小的象牙片,右手握刀,随着手腕不断抖动,刀尖在象牙片上行云流水般游动。邓克强却昂着头,两眼似睁非睁地望着大伙儿。

 

七八分钟后,邓克强丢开刀子,举起象牙片。旁边有人忙凑过去,端起放大镜一窥,当即“哇”的一声叫了出来,“这上面居然雕了一首诗!”全场愕然。“当时参会的人来自20多个国家,老外们哪见识过这种手艺,都轰动了,纷纷向他讨要作品留作纪念……”时至今日,回想起那一幕,贺洪明仍微微发笑。

 

二十年练就微刻绝技

 

对微刻的记忆,很多人来自中学课本里《核舟记》的记载,“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,能以径寸之木,为宫室、器皿、人物……”讲的是明朝有个手巧的人名叫王叔远,能够用直径一寸的木头,雕刻房屋、器具、人物等。

 

邓克强擅长的便是此技。小时候,他就喜欢用刀子刻些小玩意儿。十六岁时,邓克强师从著名书画家陈子庄、刘崇正二位先生,准备走画家这条路。但学了一段时间,他反而觉得在雕刻上更有感觉,便一边习画,一边雕刻,后来字迹和刻品越收越小,便形成了微刻。

 

1995年,邓克强在接受成都一电视节目采访时回忆说,为了提高自己,他用了七八年时间,走遍大半个中国,遍游名山大川,拜访同道师友,技艺大进。1989年,他落脚青城山,专心练习微刻。而微刻有“神雕意刻”之称,讲究意念和感觉。创作时,他不会借助放大镜,而是全凭感觉,常常需要一气呵成。在长达二十年的千锤百炼中,风格渐成:线条流畅,书法字迹遒劲,“哪怕在猫胡子上刻七言绝句,都是得心应手。”

 

半年时间雕刻《百虎图》

 

邓克强对微刻的痴迷,令儿子邓斌侠叹服不已。当年,他们还住在金琴路附近,父亲把一间七八平方米的房间收拾成了创作室,屋内放一张单人床,“经常是把门一关,躲进去捣鼓半天都不会出来,连我也不能坐在旁边。”邓克强曾说过,微刻讲究氛围和环境,“呼吸上出现一点不平衡,或是手上打个抖,都可能‘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’!”

 

去年年底,邓克强构思刻一幅《百虎图》,“创意倒是好,但是画100个虎脑壳,密密麻麻咋个排呢?”他首先在纸上构思,大致勾勒出百虎的轮廓后,才开始动刀,半年之后,在一枚13cm×1.3cm的象牙片上,百虎群集,或静卧而眠,或搏斗嬉戏……用放大镜仔细欣赏时,连老虎身上的毛发都勾勒得清晰可见,呼之欲出。

 

不过,这件《百虎图》却是邓克强的绝作,后来被他的一位朋友以数十万高价收藏。邓老生病后,哪怕躺在病床上,“只要感觉好,手里都要摸到工具”。巴蜀诗书画研究会副会长胡真来叹道,邓老的作品一般被个人收藏,价格每件至少在数万元以上,“他的去世是四川微刻界一大损失。”

 

朋友赋诗寄哀思

 

朋友们说,邓克强兴趣广泛,不仅擅长骨科医术,还打得一手好太极,是中国武术协会和国家体育总局认定的武术六段。而在朋友眼中,这还是一个生性开朗、待人真诚的人。

 

朋友李武鑫回忆说,几年前,他要办一件事,但苦思无路。邓克强听说后,特意把他叫到青城山,当天两人一直吃到晚上12点。第二天早上,李武鑫还在熟睡时,邓克强就过来敲门,送上两枚微刻作品。老李这才知道,邓克强花了足足一晚上时间,为他赶出了两件作品,并免费送给了他。老李的事情顺利办了下来。后来,他的儿子考上大学,邓克强还送出8枚微刻作品,以示鼓励。邓老去了后,朋友李嘉荫满怀悲痛,赋诗一首:“古道热肠清风满怀,微观世界尽显真心。哀乘鹤远去兮君子,记音容笑貌兮永生。”字里行间,尽显真情。

 

成都商报 记者 辜波

 

[摘自成都商报20071116]